BWIN必赢·(中国)官方网站-登录入口
bwin阿宽食品“撤单”背后:对赌压身业绩放缓
发布:2024-03-03 20:02:28 浏览:

  bwin12月19日晚,深交所网站披露,阿宽食品及保荐人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根据相关规定,深交所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主板上市的审核。

  蓝鲸财经记者就此事联系了阿宽食品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对于此类问题不予回复。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表示,阿宽食品此次终止IPO的原因尚未有官方公告,但根据已有的消息,可能与公司投诉量增长、产品质量问题以及业绩增长放缓等因素有关bwin。

  招股书显示,阿宽食品主营新型方便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方便面、方便粉丝、方便米线等。阿宽食品自营品牌有“阿宽”“白家陈记”两大品牌,除经营自主品牌外,阿宽食品还为三只松鼠、麻六记、百草味、李子柒、网易严选等客户提供贴牌代工服务。

  据了解,此次IPO,阿宽食品原拟募资6.65亿元,用于健康食品产业园(第一期)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目前来看,这一计划也将落空。

  据蓝鲸财经记者了解,早在2021年6月,阿宽食品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朝晖曾与南海成长、高瓴怿恒等相关投资者签署了附生效条件的回购协议。

  根据协议,截至2022年6月30日,如果阿宽食品在中国境内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未被受理的,陈朝晖需要向部分投资者回购股份,这一部分约定已经随着阿宽食品此前递交招股书并获受理解除。

  此外,根据协议,阿宽食品首发上市申请获受理后,如果被劝退、被撤回、被终止审查、未获得境内证券监管机构审核通过或核准,且自受理后4年内仍未实现首发上市,陈朝晖同样需要向部分机构投资者回购股份,涉及的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33.41%,涉及的回购资金达6.14亿元。

  对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曾要求阿宽食品测算陈朝晖如承担回购义务涉及的股份比例,说明是否可能导致公司实控权变更。阿宽食品在回复中表示,陈朝晖通过处置个人资产和获取分红合计拥有资金1.30亿元,另外需要通过减持阿宽食品42.97%股份筹措资金。届时,陈朝晖的持股比例将从52.06%下降至42.5%,仍为阿宽食品大股东及实控人。

  至于日后是否还会择期再谋上市,阿宽食品方面表示,对于未来的上市规划,公司会结合未来自身融资需求和业务发展规划来进行综合考虑。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阿宽食品终止IPO是出于整体战略的调整,未来也有可能会走港股申请,因为港股的流程相对会比较简单,对于IPO企业的审查也比较便捷。从资本赋能的效率去看,阿宽食品将来走港股的可能性会比较高,也是很多企业在IPO过程中选择的捷径。

  据最新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阿宽食品的业绩透露出一丝疲态。2020—2022年,阿宽食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10亿元、12.14亿元、12.46亿元,增速分别为75.89%、9.40%、2.6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626.49万元、5896.69万元、6881.82万元,同比增长222.49%、-22.68%、16.71%。

  此外,阿宽食品的毛利润也呈现下滑态势。招股书显示,阿宽食品的综合毛利率已经从2020年的29.30%,下滑至2022年的27.66%,3年下滑了1.97个百分点。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也下滑至28.55%,下滑了0.76个百分点。阿宽食品也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毛利率水平受行业发展状况、客户结构、产品价格、原材料价格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若持续发生不利变化,毛利率将出现持续下降的风险。

  为了挽救毛利率,阿宽食品于2022年启动涨价措施。以阿宽食品第二大类产品方便粉丝产品为例,2020年至2022年,该类产品平均销售单价逐年上涨,分别为 39.6元/件、41.58元/件和 47.23元/件,2022年平均售价相比2020年时涨超4成。

  此外,红油面皮的走红,离不开阿宽食品在营销上做的功夫。2020—2022年,阿宽食品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44亿元、1.64亿元和1.69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3.02%、13.52%和13.58%。尴尬在于,更多投入却没能带来更多客户。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2年,阿宽食品的复购用户数量从87.38万人锐减至37.08万人。

  和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其吝啬的研发费用。2020-2022年间,阿宽食品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44%、0.59%、0.75%。

  除增长端承压,阿宽食品所处的方便面赛道也有所降温。据华西证券研报,我国方便面产量从2016年的1103.9万吨快速下降至2021年的513万吨。可以看出,过往阿宽食品是吃到疫情带来的“居家红利”,并凭借大单品红油面皮才硬是在存量、甚至是减量市场分得了一杯羹。

  不过,自身短板也不容忽视。据 Euromonitor数据,2021 年,国内方便面市场,康师傅bwin、今麦郎、统一、白象食品、出前一丁、农心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35.8%、12.5%bwin、11.4%、5.9%、2.8%,2.7%,而阿宽食品则仅有2.1%。这意味着阿宽食品注定要在一个巨头林立的减量市场中寻增量。

  行业地位、研发实力皆未“达标”,实控人巨额回购风险即至 ,阿宽食品下一张牌该怎么打?

  业内人士建议,方便食品这一赛道竞争已趋白热化,阿宽需要在品牌和产品上缔造深厚的护城河,才能在市场中站稳脚跟。

  “阿宽食品目前的业务发展中,潜在的问题可能包括:市场竞争加剧、产品创新能力不足、产品质量问题、用户需求变化等。”江瀚指出,阿宽食品下一步可以考虑加强产品创新、提高产品质量、优化用户体验,以提高用户粘性和复购率。同时,企业需要关注市场环境和政策变化,调整经营策略,以应对市场挑战。

  显然,在主板IPO“红绿灯行业审核标准”传闻多时,且多家食品、家具、餐饮等受限类企业纷纷主动终止上市的趋势之下,阿宽食品IPO的铩羽并不出人意外。

  所谓“IPO红绿灯行业审核标准”,即于2023年2月在主板注册制改革落地前后所出炉的一则有关“证监会对主板申报进行行业限制”的传闻。据上述传闻称,证监会将拟主板IPO企业分为了四大类,即禁止类、限制类、允许类和鼓励类,禁止类即为“红灯行业”,限制类为“黄灯行业”,而允许类和鼓励类则为“绿灯行业”。

  上述消息一出,当即引发市场热议,其中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则集中在对被归类于“限制类”行业的餐饮、食品企业是否也将遭到“一刀切”的讨论。Wind数据显示,2023年以来,仅湖北一致魔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家食品行业企业于年初成功上市。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想念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青岛沃隆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食品行业企业终止上市。

  江瀚认为,今年多家食品企业上市折戟的原因可能包括:市场环境变化、企业业绩增长放缓、产品质量问题、监管政策调整等。这些因素可能导致投资者对企业的信心不足,从而影响企业的上市进程。

  “当前环境下,企业若想实现沪深主板上市,必须避开上述雷区。”有投行人士表示,衣食住等大消费类行业,除非成立时间长、营业收入净利润远超板块底线要求,且必须是大行业龙头而非细分行业龙头,否则沪深交易所上市基本无望。